最美手藝人,才26歲,業內人卻稱她木雕大王!


眾象木雕作為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最早可追溯到7000年前的新石器晚期。由於木雕藝術品材質天然、雕刻精美、文化內涵豐富,越來越受到有學問修養、喜愛中國傳統文化的...

- 2019年4月15日00時00分
- 【眾象】

眾象

木雕作為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

最早可追溯到7000年前的新石器晚期。

由於木雕藝術品材質天然、雕刻精美、

文化內涵豐富,越來越受到有學問修養、

喜愛中國傳統文化的人士青睞,

已經成為了一種收藏新風向。

小姑娘晴天,

放棄上海朝九晚五的高薪白領工作,

回到鄉下老家,

用了三年時間,

年銷3000多萬崖柏木雕!

多次被媒體電視爭相報導,

當地木雕業內稱她為「木雕大王」

晴天生長在一個三面環山一面臨海的小縣城,

被世界工藝組織多次評為:

「中國古典工藝家具之都」的福建仙遊。

這裡有上千年的木雕文化,

木雕之鄉的美譽傳遍中國,

晴天結合傳統手藝與現代品質管理,

打造了一個年銷3000萬崖柏木雕的銷售神話,

她說:「木雕是中國傳統文化的手藝精華,

我想讓更多人喜歡她。」

(口述:晴天,整理:風喚子)

我是晴天,今年27歲。從小喜歡書法和中國傳統的東西。

三年前我放棄上海的設計師工作,回到仙遊老家,做起了木雕。

仙遊有著千年的木雕製作傳統和眾多木雕手藝人,我父親就是其中一個。

嚴謹守舊的父親做木雕有40年了,靠著這門手藝撐起了一家子的生活。

父親手上有很多刀疤,都是幹活時留下的,他知道做木雕的艱苦,不想讓女兒再吃這個苦。

我們爭吵過很多次,拗不過我的犟脾氣,父親最終答應了我做木雕並跟我約定:一年內不能盈利,就要我回上海老實上班。

父親的廠叫南湖臻品,主要做海南黃花梨、小葉紫檀等比較名貴的紅木木雕。

我決定從太行崖柏切入,是因為太行崖柏適合做木雕擺件有兩點:

一、太行崖柏有獨特的香味,沁人心脾;

二、太行崖柏每一塊原料都獨一無二。

太行崖柏在石縫中夾生的崖柏樹根、樹幹,吸天地之精氣,形成了其飄逸、彎曲、靈動的造型,被譽為崖柏中的至尊。

所有的木雕都是從選料開始的。

挑中一塊好的料子,一件作品就成功了一大半。崖柏毛料場經常有人為了搶同一塊料大打出手。

太行崖柏主要從形態、紋理、油性去判斷料子好壞。崖柏毛料被外層泥土、表皮包裹,所以買料跟賭石一樣,賭性很大。

第一次去崖柏毛料場,是一個大夏天的中午,我穿著裙子去選料,被赤膊上陣的男同胞們嘲笑我是來打醬油的。我自信滿滿地挑中的一根料子,帶回去把泥土洗乾淨發現裡面全是壞的。我當場就急哭了,買這根木料花了6000多塊錢,是我當時兩個月的工資,一下子變得分文不值。

選好料,清洗乾淨,就要開始設計和打胚。

中國木雕主要有山水、花鳥、人物佛像幾種題材。每種題材都有自己的美好寓意,這是中國幾千年的木雕文化。

師傅們會依據原料的形態,構思雕刻的主題。順其勢,依其形。崖柏根雕,七分天成,三分手藝。

有部分好的隨型材料經歷大自然成百上千年的洗禮,本身就是一件藝術品。

做木雕的本質就是做人,要沉下心不斷學習。

吃了不少虧,我學會傾聽師傅們的經驗與意見。

為了更方便與師傅們交流,我握起刻刀體驗雕刻細節,手指經常被割破。

那段體驗一線生產的時間挫折感太強了,幾次想放棄,好在都堅持了下來。

每一行業都有自己不光彩的潛規則和黑幕,崖柏木雕也不例外。

比如有的廠家用四川崖柏假冒太行崖柏,把新料生料當老料、陳化料賣。

有一次,一個老客戶郵回來一件手臂折斷的壽星翁要求退貨。

調查後發現,原來師傅製作時不小心弄斷了壽星的手臂,竟然直接用膠水黏回去。我當即給客戶退了貨款和郵費。

師傅們很不可理解我的做法,他們認為整個行業都是這麼做的就是合理的。

我性格比較較真,客戶選擇信任我們,我們不能糊弄任何一個客戶。

這一次我發了大脾氣,要求師傅們在自己的作品上籤質量承諾書,保證每個作品都有底可查,便於獎懲分明。

加強品質管控後,

我們小作坊的作品越做越慢,

產量越來越少,

隨之而來的卻是客戶越來越多,

口碑越來越好。

世界就是這麼有趣,我們慢慢跑,

卻比同行們跑的更快,更遠。

後來,業內同行們,竟然給我這個不足160公分高的小女生,起了個「崖柏大王」的外號。

我覺得沒有那麼神奇,我們不過是死磕每一個作品的細節,堅守著每一句對客戶的承諾而已。

用心自有回報,對產品細心,對客戶交心。

今年是我回來的第四個年頭,團隊由當初的3人發展到現在20多人。

在挑料,設計,雕刻,打包上進行了專業分工。

當時的小門店換成了大展廳,我也從生產一線中走出來,專門負責接待來訪的客戶。

很多客戶第一次過來,看到我本人都會驚訝地問:你就是崖柏大王?

現在只要有空,我還是會去毛料場逛逛、和師傅們討論每一個細節的改進。

看著我在堅持中走出了自己的路,父親再也沒跟我提回上海的事。我對從事木雕的想法,也不再是單單的為父親分擔。

現在我想去傳播木雕藝術和文化,希望能讓更多的人知道和了解這門手藝。

以前買木雕主要都是父輩那一代,現在越來越多年輕人喜歡木雕,喜歡中國傳統文化。也許這就是一種傳承。

晴天很熱情

她會從崖柏木雕的雕工、材料,

還有木雕背後的傳統文化故事,

跟你聊上一整天。

↓↓↓點擊下圖查看徵稿啟事

您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Jean-Michel Bihorel | 超現實主義的數字雕塑作品

鑄銅雕塑的翻模過程

〖眾象雕塑〗

國家景觀藝術整體解決專家

雕塑|設計|景觀|藝術|城市|匠心|創意|人文


最新發布內容

熱門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