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屆唐剛詩歌獎頒獎,6位詩人獲優秀詩集獎,洋滔、匡文留獲終身榮譽獎!


掌閱撰稿 /羅曉紅5月11日,由重慶市奉節縣文化和旅遊發展委員會主辦,奉節縣夔州新詩研究會、唐剛詩歌基金理事會、奉節中學、奉節永安中學、奉節夔門高級中學、奉節幸...

- 2019年5月15日00時00分
- 【掌閱】

掌閱

撰稿 /羅曉紅

5月11日,由重慶市奉節縣文化和旅遊發展委員會主辦,奉節縣夔州新詩研究會、唐剛詩歌基金理事會、奉節中學、奉節永安中學、奉節夔門高級中學、奉節幸福中學、奉節縣圖書館、詩城博物館承辦的首屆唐剛詩歌獎頒獎大會在"詩城奉節"隆重舉行。奉節縣委宣傳部常務副部長曾學忠主持頒獎儀式,奉節縣人民政府副縣長李品雄,奉節縣政協副主席張三友,奉節縣文旅委主任、首屆唐剛詩歌獎組委會組長潘萬山,重慶市作協榮譽副主席向求緯,重慶市作協副主席黃濂清,奉節縣文聯主席蘭立莉,唐剛詩歌獎設立人唐剛,首屆唐剛詩歌獎評委馬啟代、鷹之等出席儀式並為獲獎詩人頒獎。首屆唐剛詩歌獎得主洋滔、匡文留、周鵬程、霜扣兒、滬上敦騰,來自全國各地的特邀詩人、作家以及奉節本土詩人、詩歌愛好者共一百餘人參加了頒獎大會。

會上,奉節縣人民政府副縣長李品雄詳細介紹了"詩城奉節"悠久的詩詞文化以及奉節的縣情。他說:目前,奉節正在打造文、旅融合的「中華詩城」新的產業鏈:讓「詩歌文化」與「特色旅遊」相結合,將詩城的歷史人文更多地注入特色旅遊之中,為奉節經濟的快速發展,做出新的貢獻。最後,他希望唐剛詩歌獎越辦越好,辦成中國現代新詩一道靚麗的風景線。

唐剛詩歌基金創立人,詩人唐剛表示,設立唐剛詩歌獎,旨在傳承「詩城奉節」豐厚的文化底蘊和詩歌文脈,為奉節打造一個永久性的詩歌文化平台,造就一支奉節本土詩歌寫作隊伍,以促進奉節、重慶乃至中國新詩的健康發展。他坦言:「我是因為愛詩而寫詩,因為寫詩而獲得稿酬。設立唐剛詩歌獎,就是要回過頭去回報詩歌,感恩詩歌」。

頒獎大會現場,唐剛詩歌基金理事會將此次參賽的全部詩集共計226部分別捐贈給奉節縣圖書館、奉節縣詩城博物館永久收藏。

據了解,唐剛詩歌獎是由重慶奉節詩人唐剛成立的永久性文化公益事業基金,每三年獎勵一次在現代新詩創作中,取得重大成果的中國現代優秀詩人出版的詩集。首屆唐剛詩歌獎自2017年元旦面向全球華語詩人徵集詩集,至2018年8月底截稿為止,共有

226部詩集參加了評審。經過評委的認真評選,從進入終評的25部參賽詩集中,根據評委投票多少確立獲獎詩集。最終,洋滔、匡文留兩位年過七旬的詩人獲得終身榮譽獎,胭脂茉莉的《攤開畫布的人》、周鵬程的《迷霧城》、月牙兒的《青花瓷》、霜扣兒的《你看那落日》、滬上敦騰的《淺草寺》和盤妙彬的《我的心突然慢了一秒》六部作品獲得優秀詩集獎。

首屆唐剛詩歌獎獲獎詩人授獎辭》》》》

終身榮譽獎授獎辭

終身榮譽獎洋滔授獎辭

詩人洋滔先生是中國當代詩壇眾多青年詩人和詩歌愛好者公認的「伯樂」。鑒於他在中國詩壇的影響力和取得的創作成果,根據《唐剛詩歌獎評獎辦法》:「獎勵詩歌成就卓著、為中國新詩無私奉獻,關心扶持發現新人,依然筆耕不輟的70歲以上詩人」的規定,首屆唐剛詩歌獎組委會特將「終身榮譽獎」授予詩人洋滔先生。

終身榮譽獎匡文留授獎辭

詩人匡文留女士上世紀八十年代步入詩壇,曾是當時中國「西部詩潮」的引領者之一。鑒於她在中國詩壇的影響力和取得的創作成果,根據《唐剛詩歌獎評獎辦法》:「獎勵詩歌成就卓著、為中國新詩無私奉獻,關心扶持發現新人,依然筆耕不輟的70歲以上詩人」的規定,首屆唐剛詩歌獎組委會特將「終身榮譽獎」授予詩人匡文留女士。

優秀詩集獎授獎辭(以參賽先後為序)》》》



胭脂茉莉授獎辭

胭脂茉莉的詩,從"狀物"入手,然後開始自己的訴說性的語言之旅,幾乎是在一條現實主義的路上,進行樸實無華的抒寫,有著十分舒緩的抒情節奏,很容易把人帶入到她的詩思之中。並通過她的眼和心,去體味平凡世界的信息,仿佛閱盡人間世態。她的詩淡雅,透明,具有濃郁的生活氣息和生命思考。她善於通過一些畫面感很強的細節,抒寫對生活的理解,表達流暢、通透,實中有虛,虛中有實,在虛實互映之中,使我們可以在淡然的回顧或者靜心的審視中獲得對生命質感的感悟,進入一種「禪悟」的境界。

周鵬程授獎辭

周鵬程的詩不華麗,詩人以樸素的文字擁抱和問候故鄉那片土地,那片土地上的人、物以及在那裡發生的種種故事和變遷。這些變遷在詩人作品中是那樣遙遠又那樣親近,那樣熟悉又那樣陌生,其中暗含著歲月在詩人心靈上、生命中所刻下的深深的印痕,滄桑而不失追尋,低沉而不失達觀,淡然而具有內蘊,沉穩而又安靜。讀他的詩,可以把人帶入遙遠而又現實的鄉村生活圖景之中。

月牙兒授獎辭

在月牙兒的詩中,大體可以了解詩人在創作中所追求的某些特質,這些特質對於當下詩歌創作具有一定的啟示意義。讀她的「青花瓷」,可以用「中國元素,古典意蘊,詩人情懷」12個字概括。青花瓷唯中國所擁有。她的詩寫風格較為獨特,正如」青花瓷」一樣。她較好地將「傳統與現代」相融合,竭力在自己的詩歌創作中將這些「中國元素」傳承弘揚。當我們在「青花瓷」中讀到菱花鏡、蝴蝶結、烏蓬船、蒲扇、箜篌、木魚、漢字、宣紙、硯台、紫砂壺、紅蓋頭以及作為節令的清明、穀雨、小暑、秋分等等詞語時,便不由得心生感慨。詩人選擇這些中國元素作為抒寫對象,是本能的,也是自覺的。而這些詩歌特質更是當下詩歌創作「同質」化傾向中所缺少的詩歌「元素」

霜扣兒授獎辭

讀霜扣兒的詩,就像讀一闋闋現代宋詞,適合泡一杯茶,聽一曲流水浮燈,讓詩的旋律,茶香,音樂節奏慢慢氤氳一隅,恰到好處。在她的許多詩寫中,一種骨子裡的虛無,像煙,更在煙之外。還有虛掩之門,螢火蟲一樣縹緲的詞語以及惘然的靈魂。這種虛無,似乎和老子或莊子的虛無又有所不同,前者是大道般的生命本體的虛無;她的詩歌的虛無,則是一種體驗和感悟的虛無。在虛無之中,還能觸摸到寒雪一樣的冰涼,斷腸崖一樣的鋒利,而在鋒利之中又包含著女性的覺醒意識。

滬上敦騰授獎辭

滬上敦騰的詩,始終堅持現代性、人性、先鋒性的詩寫向度,在深度意象、物象和意境中搭建漢語的優雅和事物的象徵。他是語言的智者,修辭的魔術師,意象的極致主義者,意象經過多次切割和旋轉,呈現出其不意的想像力和不可遏止的能指衝動,將蘊藏其中的批判性迅速與當下充斥小情小調的詩寫分隔開來,呈現出犀利孤絕的面貌。詩人像「殺手」一般以「薄如刀片」的手法,從日常生活中提取罕見的詩意和哲思,從而創造出我們既熟悉又異常陌生的世界,愛的世界,痛的世界。當然,滬上敦騰也有柔軟的時候,比如他在提及母親的時候,就變得無比的漫柔。因為:「母親是世上唯一不變的事物」。

盤妙彬授獎辭

盤妙彬的詩,頗有南方隱士之風。雖然他很少在詩壇拋頭露面,卻絲毫不影響他成為一個優秀詩人。他是一個始終生活在自己世界裡的人。那世界可能是一座寺院,裡面坐著一個老尼;可能是一樹金黃或奪目的紅,那兒有皇帝和廟堂;也可能是一朵白雲或烏雲,下面過往著縣令或俠士。他的詩平淡中有深蘊,平靜中有奇崛,平凡中有神跡。亦如其詩集的名字:《我的心突然慢了一秒》,迴響著被人所稱道的「南音」之妙。在安靜,內斂,低調之中,追求「靜中思動」,「靜中通玄」,甚至「靜中埋雷」,但依然不乏綿里藏針之意蘊。


最新發布內容

熱門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