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熟的日本


聿斯了解日本文化歷史的人知道,對於外來文化,日本向來是很糾結的。積極接受異國影響,隨之又對其堅決排斥的情況在日本歷史上反覆出現,它具有深刻的歷史原因。世界幾大古...

- 2018年2月27日00時00分
- 【聿斯】

聿斯

了解日本文化歷史的人知道,對於外來文化,日本向來是很糾結的。

積極接受異國影響,隨之又對其堅決排斥的情況在日本歷史上反覆出現,它具有深刻的歷史原因。

世界幾大古老文明,均形成於同一時期,當藝術在某時期作為一種重要表達方式時,這幾大文明總是能夠為其藝術找到深厚的哲學和形上學的基礎。

但是,被稱為「世界晚齡期養育的孩子」的日本,卻缺乏這種歷史資源。這個國家又時時需要為她巨大的創造活力尋找新鮮的思想和形式,開拓其相對狹窄的文化基礎。每當這個時候,日本便似乎完全屈從於外來影響。

然而,隨之而來的必然反應則是,這些外來影響要麼被吸收,要麼被排斥,日本又會重新確認自己的傳統,並發揚光大。

▲《源氏物語繪卷—夕霧》 12世紀前期,五島美術館藏

比如,日本吸收中國唐朝文化的高潮之後,是本國藝術「大和繪」的興起;宋朝水墨山水畫流行之後是色彩絢麗的安土桃山時代屏風畫的流行;歐洲藝術的撞擊之後,是江戶的波普藝術——浮世繪的風靡。19世紀明治維新時代對西方藝術幾乎全面投降之後,引發了日本美術的激烈抵抗以及「新日本畫運動」的興起。

▲葛飾北齋《富岳三十六景1:江戶日本橋》 25.4×36.8cm

歷史上沒有什麼是必然發生的,但是從日本的地理位置來看,這種接受和排斥的交替性發展模式並不難理解。

事實上,正是這種辯證式律動,給予了日本藝術特有的魅力。


最新發布內容

熱門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