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戰英雄含冤去世,年僅58歲!床頭始終放著一本書,臨終時還在讀


孺子牛抗戰時期,最危險的工作是什麼?不是坐鎮指揮的將軍,也非衝鋒陷陣的戰士,而是行走在黑夜裡的特工。這種人時時刻刻生活在危險之中,是敵人重點打擊的對象。為了抗戰...

- 2019年7月11日00時00分
- 【孺子牛】

孺子牛

抗戰時期,最危險的工作是什麼?不是坐鎮指揮的將軍,也非衝鋒陷陣的戰士,而是行走在黑夜裡的特工。這種人時時刻刻生活在危險之中,是敵人重點打擊的對象。

為了抗戰勝利,他們不惜改名換姓,千方百計取得敵人信任,甚至在必要的時候先行犧牲。同時,他們還要忍受家人乃至外界的辱罵,在鄙夷的眼光中求得生存。

在我們眼中,他們是神秘的英雄,可誰又了解過他們曾受過多大的委屈?

1912年11月,郭炳喜出生在山西長治市北石槽村的一個農民家庭。父親和兩個伯父都是教書先生,也算上是書香門第了。

年幼時的郭炳喜可謂是吃穿不愁,但隨著人口的增加,經濟愈發困難,小學剛畢業的他不得不棄學務農。幾年裡,郭炳喜種過地、拉過煤、送過糧食,深刻體會到了農民的幸苦。

為了改變命運,郭炳喜拚命賺錢,努力學習,終於重新回到學校讀書。兩年後,郭炳喜又考上了當地的鄉村師範學校。也正是在這裡,郭炳喜的命運被改變!

當時,學校的領導和許多老師都是先進分子,他們經常傳授學生們先現的思想,並給學生推薦一些進步的書籍。不斷的薰陶下,郭炳喜萌生了革命思想。

「七七事變」後,民族危機加深,山西抗日救國運動高漲。不久後日寇入侵太原,學校被迫停課,郭炳喜決定下鄉做抗日宣傳工作。

在村子裡,郭炳喜遇到了同樣做抗日宣傳的八路軍戰士,兩人相談甚歡,便在介紹下加入了八路軍,後被分配到129師386旅工作。

1942年1月,敵人對太行山三分區掃蕩頻繁,鬥爭形勢嚴峻,軍區決定在寺頭村組建太行四分區敵工站,也稱太南聯絡處。

由於郭炳喜在百團大戰中兩次負傷,聽力受損,不適合堅持游擊戰,便被派往長治敵工分站工作。任務是取得敵人信任,打入敵人心臟,組織策反敵偽軍起義,為大部隊反攻做準備。

當時,敵工分站配備特工人員31名,分為內線和外線,分別潛入偽警署、警察所、日軍據點、保安隊等部門。郭炳喜則負責潛伏在蘇店周圍的據點,組織地下交通線,負責接收和發布上級命令。

不久後,長治敵工站來了一位姓楊的老頭,是一個青幫頭子。通過他的關係,敵工站全體成員都加入了青幫。有了這種特殊身份,特工們不再躲藏,開展工作容易的多了。

到了1943年,不少投降敵人的漢奸成立了特務便衣隊,負責調查和逮捕八路軍特工。當時,不少特工都被漢奸告發,就連郭炳喜也不例外。

為了抓住郭炳喜,特務便衣隊先後3次到家裡搜捕,卻次次撲了空。帶頭的漢奸氣不過,就將郭炳喜的母親抓起來嚴刑拷打,用槍逼著母親交出當八路軍的兒子。

母親始終不卑不亢,堅稱「不知道」。領頭的沒辦法,就將家中僅剩的糧食和日用品洗劫一空,準備活活餓死母親。

然而在這種艱難的環境下,郭炳喜依舊不忘宣傳抗日,每天都在「頂風作案」。

一天,郭炳喜在村子的東閣樓給一些進步青年開會。突然,漢奸帶著一群日本兵沖了進來,直向郭炳喜奔去。幸好在那些進步青年的阻擋下,郭炳喜才有機會從樓上跳下,得以逃生。

有一年地農忙時節,郭炳喜在地里幹活,卻看見兄長急匆匆地向他跑來,通知他快點跑,有敵人來抓。郭炳喜趕快跑到臭水溝里,趴在那裡一動不動,才得以脫身。

還有一天深夜,郭炳喜回家看望母親,不想靜動家人,便在院子內的草堆上睡著了。不巧,日本兵恰好此時來搜捕郭炳喜,拿著刺刀在草堆上一頓亂捅。看著刺刀緊貼腿部扎過,郭炳喜被驚醒了,屏住呼吸,一動也不動。直到敵人走遠,郭炳喜才從草堆里鑽出來。

就這樣,郭炳喜的事跡越傳越遠,成為周邊地區抗戰青年的偶像。同時,也成為敵人咬牙切齒,痛恨的對象。

不久後,一位外地同志慕名前來敵工站,結果剛進城就被敵人抓住了。在審訊時,他知道自己活不了了,就說自己是郭炳喜。

這下敵人可高興了,終於把郭炳喜抓住了。不久後,這位同志慘遭殺害,敵人通知郭炳喜的家人去領屍首。

母親得知消息後悲痛欲絕,整日以淚洗面,兩個兄長則拿著草蓆,懷著無比沉痛的心情,準備把郭炳喜接回家。看到屍體後,兩個兄長大吃一驚,但也不敢表現出來,含著眼淚將這位可敬的烈士帶回去安葬了。

從此,外界的人都以為郭炳喜已經死了,再也沒有人上家裡搗亂。同時,郭炳喜開展工作也變得容易起來。雖然郭炳喜始終不知道他的真實姓名,但一直將他當成救命恩人。

抗戰勝利後,由於郭炳喜曾在敵工站工作,還加入過青幫,就被打成「青幫份子」,身心受到嚴重迫害,於1969年9月含冤去世,終年58歲,直到1979年才為他沉冤昭雪。

郭炳喜一生都在嚴格要求自己,始終堅持樸素的作風,哪怕是在病危的日子裡,他的床頭上始終放置著一本書《毛選》,甚至在臨終前依舊在讀。

他總是說:「受點委屈沒什麼,比起那些犧牲的同志,我已經很知足了。」

特工,抗戰時期最危險的工作,一直生活在黑暗中不被人理解,忍著巨大的恥辱也要完成任務。他們不怕犧牲,怕的就是死後沒有人為他們正名。


最新發布內容

熱門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