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採花大盜」丁雄泉:我如春風拂過般開始畫中國女人


大咖拍賣他是華人藝術家中唯一承認自己熱愛嫖妓的藝術家。一生忠於自我的感受,率真豪邁,熱愛女體,研究女體,甚至為畫裸女住進了妓院。同時也是最大膽敢說的藝術家,他曾...

- 2017年11月21日00時00分
- 【大咖拍賣】

大咖拍賣

他是華人藝術家中唯一承認自己熱愛嫖妓的藝術家。

一生忠於自我的感受,率真豪邁,熱愛女體,研究女體,

甚至為畫裸女住進了妓院。

同時也是最大膽敢說的藝術家,

他曾說,

「和一個陌生的妓女做愛,

就是解釋我自己的裸體和我愛情的藝術。」

他自號「採花大盜」、「風流先生」,

一生在海外享有盛名,在國內卻知音寥寥。

作為與趙無極、朱德群占有同等分量的華人藝術大師,

他的作品始終在國際藝術品舞台上占有一席之地。

他喜歡用寫意的方式,

將柔美的女性人體、花卉,

濃縮為一幅幅色彩清麗的視覺詩畫。

在他的筆下,

春天的花朵似乎特別嬌艷;

春天的鳥鳴似乎特別悅耳;

春天的女人尤其更風情萬種。

這位洒脫、不羈的藝術家就是丁雄泉

丁雄泉

丁雄泉曾道:「每一次我看見美麗的女人就會聯想到鮮花,鮮花的美使我愛,使我新鮮。我畫上的女人、貓、鮮花、鳥,都在表現新鮮,在新鮮中藏著美。」如其所言,丁雄泉擅於用鸚鵡、花朵、貓兒以襯托女性的嬌媚,畫如其人,藝術家將其感受生活所湧現的瑰麗色彩,傾灑於畫,如初春含苞待放的花朵般,綻放新鮮,也綻放了丁雄泉心裡真實且自由的美。

丁雄泉,綠布上的金髮女郎,90x60cm,綜合媒材,1985

1928年,丁雄泉出生於無錫的商人之家,不久舉家遷往上海,童年期間出入上海灘繁華的十里洋場,親身目睹「紙醉金迷」的花樣年華。據他自己回憶,4歲時他就開始在馬路上隨性塗鴉,10歲時就可以到處在街邊的矮牆上創作,繪畫的過程令他感到喜悅而充滿成就感。

後來,他一度進入劉海粟創辦的上海美術專科學校學習,但渾然天成的繪畫才情以及熱愛自由的心性,使丁雄泉實在無法適應學院嚴格死板教育模式的拘束。據當時在美專當老師的父親回憶說,丁雄泉在學校不用功、喜歡玩,時常約班上同學騎著大摩托車到處兜風。

1946年,18歲的丁雄泉在父親頻頻敦促下,放棄正統的美術訓練,年少離家遠赴香港。1952年,年輕的丁雄泉又獨自乘船遠赴巴黎,開始當起一名流浪異國的藝術家,當年才20歲出頭,身上也僅有5塊美金,但此時的他卻絲毫不能動搖心志,為了藝術他將義無反顧。

丁雄泉,黑襪,89x60cm,綜合媒材,1988

在巴黎,丁雄泉先後與屬於眼鏡蛇畫派的比利時畫家阿雷欽斯基、丹麥藝術家若恩、荷蘭畫家阿貝爾等結為好友,經常共同出入巴黎咖啡館,建立了深厚的友誼。那些之後無比輝煌的年輕藝術家們,此時此刻卻在巴黎一起過著貧窮但放蕩不羈的生活。

從丁雄泉那時期的畫作中不難看出眼鏡蛇畫派(表現主義畫家團體,其半抽象的油畫受詩歌、電影、民間藝術、兒童藝術和原始藝術的影響,色彩輝煌,筆法淋漓酣暢,與美國行動畫派繪畫相似。以表現主義風格處理的、大幅度變形的人物形象,是他們常用的藝術主題)對他的巨大影響,可慢慢地,隨著眼鏡蛇畫派逐漸聲名顯赫,這位來自中國的藝術家卻逐漸被社會排除在主流之外,對此,丁雄泉頗感落寞。

丁雄泉,一束小花,90x60cm,綜合媒材,1988

1950 年代後期,世界藝術中心主宰權由巴黎轉向紐約。隨著藝術家移民潮的到來,紐約的藝術舞台更是熱鬧非凡:抽象表現主義正值鼎盛,波普藝術運動也已誕生。由於在巴黎無法出售自己的作品,丁雄泉最終選擇離開,於1958

年由巴黎轉向了更有發展前景、更具有前衛藝術風尚的紐約。到了美國後,他全然投入了那股自由奔放的藝術空氣,大量吸收了徹底改變他創作思維的、嶄新的藝術養分。後來聞名遐邇的抽象表現主義畫家山姆·弗朗西斯以及波普藝術家衛塞爾曼、歐登博格都成為了丁雄泉的親密好友,對其從原來的陰暗晦澀,轉而形成絢爛無比的藝術風格起到了決定性作用。

當沒有比喻現實參考的抽象藝術已不能再滿足丁雄泉無止無盡創作慾望的時候,他又在70

年代,走入後來波普主義中新具象表現的領域。他開始用早期抽象畫上的色塊、線條與滴、流、潑、灑、噴的躍動色彩,創作出許多以女性與花卉為題材的作品,形式上雖然更接近美國波普藝術,然而卻對於他幾乎同時段開始但一直未發表的宣紙畫作提供了無限開闊的可能性。他畫的美女常與鮮花、鸚鵡、貓咪、水果、摺扇為伴,仿佛置身幻想之境。性感、慵懶、調皮,又不失感性。

維納斯,1980

大凡情聖,晚年多不好過,在這點上,他與柳永、卡薩瓦諾之流頗有雷同。一方面他雖極盡縱慾之能,畫中人多是那些與之交好的女朋友,生活作風賽過柳永;可另一方面,他又極盡保守,五十七歲那年太太過世後,遇到了二十五歲的荷蘭籍女友,雖然一直共同生活,卻並未再娶。

2000年,73歲的丁雄泉在街上不小心跌傷肩膀及手臂,一直到2001年4月底還讓他心有餘悸,極度擔心自己再也無法畫畫。或許藝術家的感覺是敏銳的,2002年3月25日,在荷蘭阿姆斯特丹的家裡,丁雄泉在晚間就寢時突然昏迷倒地,兩個多月過去了,連荷蘭醫生都已經宣告放棄,因為中風而深度昏迷的黃金救援72小時都已經過了不知多久,根本不可能再有奇蹟出現。

可沒想到就在大家都決定放棄的那一刻,丁雄泉卻奇蹟般地醒了過來!每每說起丁雄泉在這短短半年中過山車般的奇特遭遇,總會令人不勝唏噓。或許,這位「採花大盜」死裡逃生的人生經歷,正如同他那充滿感官愉悅的畫作那般,散發出來的氣息永遠是一種豐厚富足感,因其熱愛生活,故而具有格外強大的生命力。

正如他曾寫的那樣:「一點中國的音樂、一碗餛飩湯、一張宣紙、一瓶墨水、一隻筆刷和一杯茶,我如春風拂過般開始畫中國女人。」那般風神瀟洒,那般特立獨行,只能屬於丁雄泉。

丁雄泉,黃扇,89x60cm,綜合媒材,1987

不幸的是,自2002年的那次中風之後,丁雄泉雖然大難不死,卻再也沒有重新拿起過畫筆。愛生活,愛藝術的他,不得不在晚年孤單地躺在荷蘭住所里,因腦溢血而處於植物人的狀態。沒有美食,沒有藝術,沒有女友,與世隔絕地生活,一切是那麼落寞孤寂。「他以前常說,如果哪天不能作畫了,也就不願意再活下去了,然而他這個樣子卻有整整8年之久!」丁雄泉友人回憶。

2010年5月,纏綿病榻8年之久的丁雄泉逝世於紐約。「採花大盜」終在離去,願他在天堂繼續風流!

素材來自人民藝術(people-arts)整理

五美圖

作者:丁雄泉

紙本石版畫 | 60 x 45cm

簽名:丁雄泉

11月21日 22:00 開始結拍

上面這件丁雄泉的限量版畫就是明日一元起拍的拍品 ☝

丁雄泉是一位充滿魅力的藝術家,身上有著耐人尋味的藝術之謎,他絢爛奔放的藝術與率真天性的人生,成為一個值得探究的個案;他既乘西方藝術發展的浪潮,又承中國藝術沉澱的精華,形成了多層面的藝術風貌,並受到多重藝術視角的觀瞻與評價。然而,海外的高評價,與國內的陌生感,形成了有趣的對照。但最後的裁判者終究是時間。丁氏的藝術觀念與作品中飽含的中國藝術精神探究,也將留給時代一筆有益的思想財富。

感興趣的朋友可點擊文末「閱讀原文」進入一元起拍專場。


最新發布內容

熱門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