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樂地完成一種生活的使命


陽光詩人快樂地完成一種生活的使命文/孫樹恆更多的時候,喜歡一個人的行走,把腳步交給遠方。但是對於我來說,我總是避而不談。因為,我每天早晨和晚上,只要在家,讓我無...

- 2019年8月20日00時00分
- 【陽光詩人】

陽光詩人

快樂地完成一種生活的使命

文/孫樹恆

更多的時候,

喜歡一個人的行走,把腳步交給遠方。

但是對於我來說,我總是避而不談。

因為,我每天早晨和晚上,只要在家,讓我無法繞開,每天兩次遛狗。是一種生活的使命。

也並不孤獨,讓步伐放慢,帶著一些光亮,同時擠進一些更深的顏色。

無所謂終點,而是關注時間,每次一個鐘頭左右,固定的「生物鐘」一樣。

像世俗的生活中,總會有一絲絲的牽掛,讓一種腳步暫時停住,也是一種生活方式。

聽得見甦醒的聲音,沿著清晨的光線,走向狹窄的道路。

踩著雜亂的草叢繼續向上走去,紅色的院牆上攀附著常青藤。

賣煎餅的夫妻在小攤前忙碌。環衛工揮舞掃帚,橘黃色的衣服閃亮。

看大門的保安,坐在小屋裡,仿佛錘鍊了許久的釘子。

很多人與我擦肩而過。那奔跑的聲音,那喘息的聲音,彼此互相問候。

有涼意,散發人世最樸素的情感。

每一條路都有盡頭,一條條奔赴的道路拐彎抹角,前行無序。

天空落下帷幕,那是一條黑暗的道路,在黑夜裡盯著,跟著,悄悄攥緊小狗的繩。

路過的一切,有明亮的,有暗淡的,若隱若現。

小路上的孩子喊著媽媽,媽媽背著書包踉蹌地跟著。散步的老人,牽著老伴的手。

玩遊戲的兩個小孩用塑料槍在小河兩岸對峙。

高樓的窗戶後有人喊,「幾點了,還不回來吃飯?」

廣場上站著一個小伙子,哇啦哇啦,打著電話,是那種醉漢的狀態。

手牽手的戀人,「去摩爾城吃麻辣香鍋吧」。有一個老人正在取晾在健身器上的被子,喜歡這樣的生活情調。

夜闌人寂中,小月殘照,走過夢的邊界,也有小小的甜蜜。

無論在凜冽的雪中,還是在暖潤的雨里。悄無聲息地一次又一次輪迴。

對於狗是快樂的事情,對於我呢,也是高興的行走。仿佛一次次幸福的體驗和踐行。

同樣,生活的使命不僅僅限於此,還是未知,無限,沉默,

就像世界如此廣大,只是開始閃動靠近遠方的念頭。

將在坎坷起伏,或開闊平坦。

行路難,已經成為過往。

城市人與人,人與動物的關係,決定一個城市的溫度。

風在吹,河岸的垂柳在搖,在鞠躬。路邊的花草在盛開,在笑。

步履緩慢、舒展、踏實,大地也會發出親切的回聲。

小區、河流、街道,沒有什麼記在心上,也有許多不顯眼的事物被忽略。

不擋路的石子,生了根的樹,夜色朦朧下的小橋。

繞過了沉靜和顫慄,在蒼茫里,又有誰會去尋找草叢中驚起的麻雀和螢火。

我獨走自然,心存愉悅。看藍天,看雲朵,看飛鳥

想看,一千公里外故鄉的明月,

四千公里外的珠穆朗瑪峰上的積雪。

當歸宿將我變成樓頂上的炊煙。

在人生的旅途中,難得一遇啊

這神奇,這溫暖,這熱愛。

(作者檔案:孫樹恆,筆名恆心永在,內蒙古奈曼旗人,供職陽光保險內蒙古分公司,中國金融作家協會會員,中國散文家協會會員,內蒙古作家協會會員,內蒙古詩詞學會會員,西部散文家學會會員)


最新發布內容

熱門閱讀